欢迎光临h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h小说网 > 仙侠武侠 >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> 第两千五百七十九章 女皇殿下

第两千五百七十九章 女皇殿下

“斗神联盟这次恐怕真的踢到铁板了,我道那无畏战队为何如此强悍,原来身后乃是冥界这等庞然大物,这样一来倒也不奇怪能够击败斗神联盟,冥界……真是一个诡异的地方,所有上等界空都要忌惮三分的势力,说起来,它不属于界空,而是一个独立的地方,在那里……斗神也算不得什么。”

“不过那无畏战队情况也很不妙,似乎都受了很重的伤……”

“这次万界争霸赛,恐怕是最混乱的一届了,最后竟还惹的斗神联盟和冥界这番激烈的争斗……”

“倒是这冥界……心念一动,无数的尸骸便都能成为他的战士,这种能力,也难怪冥界会如此强大!”

“比起万界争霸赛,这一场战斗倒是更加精彩!”

“精彩??你最好祈祷他们别把鸿蒙星给炸了,到时候我们都得一起陪葬!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……

赤恒星,花香鸟语的地方,水潭旁盘坐着一道身影,一席白袍,如老僧坐定。

不过如来到正面,脸庞却能吓人一跳,半边脸盘爬满了黑色毒素,怨毒正在扩散着,看着过往的鸟儿都是避开了他。

“时间已经不多了啊……也许这就是每代赤恒星星主的宿命吧……”

身影正是花不语,此时的花不语头发已经斑白,眼眸开阖之间也是非常缓慢,眼中好似没有了精芒,平静的亦如一潭死水一般。

“火焰之源……哎……”

……

斗帝大陆,一众身影仍旧守在撕裂城,血神已经派出了援兵,前往斗神联盟的路途之上了。

“血仙大人,援兵还有三百年就能抵达!”

“三百年么……呵呵,到时候这两个界空都将彻底消散在这片虚无海之中,这次若计划成功,应该我们血神界参加万界争霸赛的就能顺利进入斗神联盟,到时候,灭几个界空也不会有什么问题。”方舟之上,一身血袍老者缓缓的说道。

“呵呵,血仙大人此言不假,我们刚刚收到消息,我们血神界这次乃是第三名!”老者身旁之人笑着说道。

“第三名么……计划应该能够夺魁,至少也是第二……第三倒不算什么好成绩,也不知能不能进入斗神联盟……”

“前三肯定没有问题,放心吧血仙大人。”

“嗯……但愿如此。”

……

此时虚无海的某处,这里四周一片荒芜,没有任何的界空,而且这里并非黑暗,而是有着一种白瘴如雾一般。

没有任何界空存在,距离这里最近的一个界空都是千年之外,似乎这里与世隔绝。

忽然一声巨响,虚无海都是一片动荡,而后一道诡异的黑影抱着一具尸体,黑影一双金眸,到了这里之后,黑影便是缓缓消失不见了。

这具尸体睁着眼睛,身上散发着怨气和不甘,飘荡在虚无海之中。

时间不知过去了多就,有着一叶扁舟,缓缓的出现在了如雾的虚无海之中,漂浮而来。

“大师兄,这里有一具尸体!”扁舟之上,伫立着两道身影,一道一席白袍,手持白扇,眉头微皱。

“尸体?走近瞧一瞧。”

扁舟划过,来到了尸体旁,看着眼睛睁大毫无气息的尸体,二人脸色都是微变。

“这具尸体竟然没有被白瘴给腐蚀,倒是有些奇怪。”

“老二老三和老四不是有传送阵回来么,怎么不见身影……”白袍男子喃喃说道。>h小说网>wWW.hXiaosHuowaNg.Com

“大师兄,会不会三位师兄传说的就是这具尸体??”白袍男子身后身材矮胖的男子说道。

“六儿,你倒是敢想!”白袍男子白了一眼矮胖的男子。

“可四周我们都找过了,并没有人被传送来,要不把尸体带回去让女皇殿下瞧一瞧?”名为六儿的男子嘿嘿一笑,说道。

“走吧。”白袍男子道。

“带不带啊大师兄?”

“你再说废话吗?”

六儿这才憋屈的将尸体拖拽,放在了扁舟之上,忽然,白袍男子眉头一皱,看向了尸体手上的戒子。

“有气息!”白袍男子忽然说道。

不过话音一落,一道倩影便是陡然出现,而倩影正是丁悦,尸体也正是……萧炎。

六儿忽然惊异的往后一撤。

“你是何人?!”六儿问道。

此时丁悦一下子跪倒,看着死去的萧炎,丁悦眼中泪水顿时不受控制,嚎啕大哭起来,模样伤心极了。

白袍男子和六儿顿时就愣住了,不知如何是好。

“诶……姑娘你先别哭,你告诉我你们从何而来,叫什么……”六儿想要安慰,但却想了半天也挤不出一句话来。

丁悦仍旧大哭,泪如雨下,萧炎的尸体一时间不知让丁悦如何接受。

似乎除了空间戒子中的她夏增辉以及球球,萧炎死了,其他人也是生死未卜,乱流将萧炎都杀死,无畏战队本就重伤的一众,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了……

“大师兄,你快安慰安慰啊……”

白袍男子闻言便是白了一眼六儿,低声道:“你我都单身,你不知道怎么哄,难道我知道吗?”

“要不先回古神殿?”

“只有这样了……”

……

白瘴之雾内,一叶扁舟慢慢消失在了其中。

再度出现时,扁舟的前方出现了一个世外桃源一般的世界,四座悬空岛屿,围绕着一座金碧辉煌的巨大宫殿。

四周有着身影飞动,而哭声远远而来,宁静被打破,所有人都闻声看了过来。

扁舟划过之时,四周的人都是停下身形恭敬的抱拳:“大师兄,六师兄!”

白袍男子和六儿都是点头回应,而丁悦的哭声却引人注目,不少目光看过来,似乎好像都以为是白袍男子和六儿把她欺负哭了一样。

直至进入了宫殿之内,大殿的尽头伫立着一道身影,背对着大殿。

仅仅只是背影,便是散发着无尽的威严……和霸气!

一席黑金龙袍,头戴镶嵌着紫金的王冠,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,黑金龙袍衣袖上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,其身份不言而喻。

白袍男子和六儿都是齐齐拱手,恭敬的道:“女皇殿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