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h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h小说网 > 穿越重生 > 大刁民 > 第两千零八十章 我要见龙

第两千零八十章 我要见龙

因为修改了,顺序变了。漏发的2080章来了!

朱瑾瑜纹丝不动,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丝毫变化,依旧是一脸微笑地看着库德里亚什:“对于我的鲁莽,我再次向库德里亚什先生表示抱歉!不过,我相信你应该对我手里的的情报很感兴趣,因为这则情报不但可以帮你大赚一笔,而且也许还能帮你干掉你的那位夙敌车尔尼!”

门外几名枪手围了上来,库德里亚什脸上阴晴不定,过了一会儿,他才挥手驱散旁人,而后对朱瑾瑜道:“如果你骗我,我会让你后悔踏上这片土地。”

朱瑾瑜笑了笑,不为所动,跟在库德里亚什身后,往酒吧深处走去。

被搜身后,朱瑾瑜跟着进了一间看样子是办公室的地方,外面的吵闹声戛然而止。

一脸阴沉的库德里亚什一边切着雪茄,一边打量着他道:“我从你身上嗅到到中国警察的味道!”

朱瑾瑜耸耸肩道:“我当过兵,所以你会这么觉得。”

库德里亚什看一段办公室监控器上的回放,冷笑一声:“年轻人,你的身手是不错,但这里是沙皇酒吧!”

朱瑾瑜轻笑一声:“我不是来找麻烦的,而是来跟你合作的。”

库德里亚什抽了口雪茄,轻哼道:“合作?如果不是你的身手还不错,加上我很赏识你的胆量,刚刚我就让人把你扔出去了!”

朱瑾瑜笑道:“别急呢,听我说完。有价值两千万美元的硬货正要从车尔尼手里周转出去,只要你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东西弄到手,你觉得谢尔盖会放过他吗?”

库德里亚什狐疑地看向他:“两千万美元的硬货?”

朱瑾瑜点头道:“军火!是谢尔盖从俄**方手里买下来的退役货,准备运去中东,我想,你应该知道谢尔盖的背景吧?”

库德里亚什皱眉道:“你是怎么得到的消息?这件事对你来说又有什么好处?”

朱瑾瑜笑道:“我只要一个人的命,就这么简单。”

库德里亚什摇头道:“我从来都不相信这世上会有美餐从天而降,说吧,你真实的目的是什么,如果你说服不了我,那么我们就要来算一算今晚的这些账了!”

朱瑾瑜不慌不忙地走到酒柜旁,给自己倒了一杯伏特加,问道:“要不要来点?”

库德里亚什倒也不恼怒,相反有些欣赏这年轻人的勇气,但依旧对这张陌生的面孔保持着警惕,所以只是摇了摇头道:“说吧,你的目的是什么。”

朱瑾瑜叹息一声道:“我要杀一个人,但他的身份很敏感啊,所以只能假借你们的手,最后嫁祸给车尔尼,所以就算你到时候干不掉车尔尼,华夏的特工也会要了他的命!所以,这笔生意对你来说,是稳赚不赔的!”

库德里亚什笑了笑道:“天上掉下来两千万美金,还送来生平我最恨的对手的人头,上帝莫不是真的显灵了?哈哈哈,年轻人,是你太天真,还是你觉得我很好骗?”

朱瑾瑜笑了笑道:“我要的是华夏军方二部掌舵人的命!”

库德里亚什的笑容顿时凝固在了脸上,他背着手,开始在宽敞的办公室里来回踱步,朱瑾瑜也不着急,只是一边喝着高烈度的伏特加,一边仰头看着装饰得金碧辉煌的天花板。

过了许久,才听库德里亚什道:“你要我做什么?”

朱瑾瑜笑道:“其实很简单!”h小说网▲▲www.hxiAoshuoWang.com

夜色郁浓,朱瑾瑜从沙皇酒吧里出来的时候,吹着轻松的口哨,曲调悠扬,那是军中人都很熟悉的《莫斯特郊外的晚上》。

“夜色多么好,心儿多爽朗,莫斯科郊外的晚上……”远方的路上,有人在轻轻哼唱着这首世界名曲,寂静的房间里,四目相对。

“京城的局势还未曾完全稳定下来,你这个时候离开,就不担心会出问题?”站在李云道对面的是又许久不曾碰面的老朋友,若不是他此时一手拿一只鸡腿咬得不亦乐乎,眼下这般旧友重逢的场景也许还会更和谐些。

“人家村村丈母娘,你更牛,谢尔盖都是你的老岳丈!”李云道给何大海倒了杯水递过去,“慢点吃,又没人跟你抢,这老美的炸鸡全都是高热量的,你怎么也不怕三高?我琢磨着你也到了年纪了吧?”

“刚刚查过,指标一切正常,你哥我还是一样的一夜七次郎!”何大海得意洋洋地喝了一大口水,两只大鸡腿入了腹,这才一抹油嘴,接着道,“你的人在车尔尼手里,他要你亲自去领人,这也太诡异了吧?哦,对了,听说你的手下把人家俄国人的小公主给带回来了?”

李云道不由得苦笑了一声:“这是意外!”

何大海冲他竖起大拇指道:“你也不怕引起两国纠纷?现在咱们正跟老美干得不亦乐乎呢,再把老毛子也拖进战圈,那就是腹背受敌了,你就是正大光明的国民罪人!”

李云道白了这位难得一见的老友一眼,说道:“小公主那是意外,不过我怎么听说她是离家出走的?”

何大海摇头道:“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太清楚,只是听阿夫罗拉提过,她跟小公主的母亲玛佳是闺蜜。我来,也是为了小公主,否则,你以为我会?你们这趟浑水?”

李云道笑着打量何大海道:“生了几个了?”

何大海嘿嘿笑道:“没你厉害,也就俩闺女和一个带把儿的!”

李云道摸了摸鼻子:“都是阿芙罗拉生的?”

何大海瞪眼道:“不然呢?”

李云道坏笑道:“你在澳门……”

何大海怒道:“那是知己!”

李云道耸耸肩膀:“你说的都对!”

何大海顿时好像没了力气一般,说道:“她也搬到庄园里来了。”

李云道瞪大了眼睛:“阿芙罗拉同意?”

何大海苦着脸道:“她可是个醋坛子啊!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,能享受齐人之福?”

李云道顿时也苦着脸摇了摇头道:“桃夭在,还好一些,她若不在,估计兄弟我的后院也要风雨飘摇了……”

难兄难弟两人又说了些闲话,最后才又回到主题,何大海继续道:“当年我在莫斯科的时候,车尔尼还只是谢尔盖身边的一个小跟班,不过这家伙心狠手辣,脑子也好用,所以上位得很快,这边几个港口是谢尔盖的重要货物周转地,能交给车尔尼,就说明对他有足够的信任。薄大车的生意跟车尔尼在东北的布局有冲突,但还不足以车尔尼下血本跟华夏这边完全撒破脸皮,我很怀疑,车尔尼背后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势力在从中作祟。”

李云道想了想,说道:“会不会是俄**方的人?”

何大海沉思片刻后道:“不排除这种可能性,如果是俄**方,那么一定是老谢尔盖在起作用,曾经有情报提及,谢尔盖当年曾跟小公主的外公一同潜入过西德搜集情报,所以两人关系应该是不错的,只是外人可能并不清楚而已。”

李云道点点头,道:“那么,要见我的,很可能不是车尔尼本人喽?”

何大海摇头道:“这也说不好,据说车尔尼这些年愈发有些精神质了。见招拆招吧!不过,小公主你要交给我,我帮你送回去,这是我作为老朋友的唯一请求!”

李云道双手枕在脑后,似笑非笑地看着老朋友道:“我要是不交呢?”

何大海耸肩道:“那剩下的那一摊子麻烦事儿你就得自个儿去收拾了!”

李云道笑道:“十四岁俄国小姑娘,长得跟咱们华夏二十岁的姑娘一样成熟,送回去了你也得让你老婆的那位好闺蜜看得紧一些,否则……嘿嘿,真出了事,就算那位大人物出马,估计也覆水难收喽!”

何大海苦着脸道:“哪个孩子到这般年纪不叛逆的?更不用说在那样的家庭里了。咳,这家人的事儿还有些复杂,我一时半会儿也跟你说不太清楚。”

李云道突然道:“哦对了,我给你打个预防针,这位小公主好像对我那位小师叔有点儿意思,可得小心点!”

何大海皱眉:“你父亲的师弟?青龙先生的关门弟子?”

李云道嘿嘿一笑:“打你肯定是打不过他的,但好在他有意中人了,而且是个很聪明的姑娘,我给弄来当我的军师了。你还是早点把那小公主从我这儿弄走,省得我头疼,弄不好还是个外交事件!嗯,对,今夜就带走吧!”

何大海翻了个白眼道:“我有什么好处?”

李云道佯怒道:“你要什么好处?”

何大海哈哈笑道:“定个娃娃亲呗?我跟你说,我家小妮子,混血的,老漂亮了!”

李云道怒道:“滚犊子,什么年代了,还娃娃亲?”

何大海笑了起来:“别得瑟了,想娶我家小宝贝我还不定同意呢!”

两人说笑了一阵子,又喝了几杯酒,李云道才带着他一起到了这处城郊别墅的二楼:“呶,小公主就在里头,不过能不能说服她,就看你的本事了!”

李云道敲了敲门,门从里面被打开,一个身材高挑眉目清秀的俄国姑娘兴致勃勃的探出脑袋,看到是李云道和何大海后,不由得有些失望,开口问道:“龙呢?我要见龙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