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h小说网,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。
正文

何夕的推测要比颜楚杰的结论更为激进大胆,他认为不管幕后黑手是不是西班牙人,必然还有其他势力参与其中,对手才得以在如此之大的地域范围之内分发这些特殊武器。

如果只是一个西班牙,那海汉倒是不需要忌惮太多,毕竟从过去这数年间的多次交手纪录来看,一直都是稳稳地压着对方一头,根本不怵西班牙人在南海搞事。但如果西班牙人得到了某种帮助,让他们将影响力的范围从南海扩展到东北亚地区,那对海汉而言就不是可以忽视的小问题了。

“其他势力?老何你能不能说得再具体一点?”宁崎好奇地追问道。

何夕道“目前我们还没有取得实际的证据,但这些武器的持有者显然就是嫌疑最大的人。清军、盐商,还有计划袭击朝鲜世子的幕后黑手,毫无疑问这些势力跟武器者都有直接联系,甚至还有人在为他们战术培训。各位可以想一想,是什么样的利害关系,才会让他们走到一起。”

“是立场。”陶东来应声道“跟我们敌对的立场!能从海外得到这些武器的势力,要嘛是战场上的敌人,要嘛跟我们有直接的利益冲突,有了这些武器之后,原本不敢跟我们叫板的人,如今也有更多的底气来表明他们的立场了。”

陶东来的话道明了当下的这几件事情的另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持有特殊武器这几方的立场,虽然这些势力参与其中的原因肯定各有不同,但他们的共同敌人就是海汉,甚至可能还包括了海汉的重要盟友。朝鲜世子成为袭击目标,或许便是这种立场的具体表现之一了。

“你说的很有道理,但还是缺乏证据。”

顾凯听了半晌之后,对这番讨论表达了自己的看法“我不是说老何小题大做,但之前安全部在儋州调查案件,听说就动用了整个儋州的资源,伪装出朝鲜世子到访的气氛来引蛇出洞。当然最后的结果还算圆满,坏人被一网打尽,朝鲜世子在更改行程之后平安无事。但费了这么大的劲,听说到目前也还是没有能查出真正的幕后黑手。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先把儋州的案件调查清楚,再来推论与其他地方发生的状况之间有什么潜在联系。”

对于安全部在儋州的操作,其实执委会也是有不同的意见,破案抓人固然重要,但安全部为了破案要求儋州所有公私机构都配合行动的做法,会让人觉得有逾矩之嫌。换句话说,安全部到底能指挥哪一级的地方官府,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,遇到类似这次抓捕薛正一伙的特殊情况,就不免会引发一些争议了。

虽然儋州市长张新对此并无异议,并且在权限范围内给予了安全部调查工作最大程度的支持,但这件事报回执委会之后,类似顾凯这样的高官也还是会质疑办案程序的合理性。

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,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

何夕的推测要比颜楚杰的结论更为激进大胆,他认为不管幕后黑手是不是西班牙人,必然还有其他势力参与其中,对手才得以在如此之大的地域范围之内分发这些特殊武器。

如果只是一个西班牙,那海汉倒是不需要忌惮太多,毕竟从过去这数年间的多次交手纪录来看,一直都是稳稳地压着对方一头,根本不怵西班牙人在南海搞事。但如果西班牙人得到了某种帮助,让他们将影响力的范围从南海扩展到东北亚地区,那对海汉而言就不是可以忽视的小问题了。

“其他势力?老何你能不能说得再具体一点?”宁崎好奇地追问道。

何夕道“目前我们还没有取得实际的证据,但这些武器的持有者显然就是嫌疑最大的人。清军、盐商,还有计划袭击朝鲜世子的幕后黑手,毫无疑问这些势力跟武器者都有直接联系,甚至还有人在为他们战术培训。各位可以想一想,是什么样的利害关系,才会让他们走到一起。”

“是立场。”陶东来应声道“跟我们敌对的立场!能从海外得到这些武器的势力,要嘛是战场上的敌人,要嘛跟我们有直接的利益冲突,有了这些武器之后,原本不敢跟我们叫板的人,如今也有更多的底气来表明他们的立场了。”

陶东来的话道明了当下的这几件事情的另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持有特殊武器这几方的立场,虽然这些势力参与其中的原因肯定各有不同,但他们的共同敌人就是海汉,甚至可能还包括了海汉的重要盟友。朝鲜世子成为袭击目标,或许便是这种立场的具体表现之一了。

“你说的很有道理,但还是缺乏证据。”

顾凯听了半晌之后,对这番讨论表达了自己的看法“我不是说老何小题大做,但之前安全部在儋州调查案件,听说就动用了整个儋州的资源,伪装出朝鲜世子到访的气氛来引蛇出洞。当然最后的结果还算圆满,坏人被一网打尽,朝鲜世子在更改行程之后平安无事。但费了这么大的劲,听说到目前也还是没有能查出真正的幕后黑手。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先把儋州的案件调查清楚,再来推论与其他地方发生的状况之间有什么潜在联系。”

对于安全部在儋州的操作,其实执委会也是有不同的意见,破案抓人固然重要,但安全部为了破案要求儋州所有公私机构都配合行动的做法,会让人觉得有逾矩之嫌。换句话说,安全部到底能指挥哪一级的地方官府,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,遇到类似这次抓捕薛正一伙的特殊情况,就不免会引发一些争议了。

虽然儋州市长张新对此并无异议,并且在权限范围内给予了安全部调查工作最大程度的支持,但这件事报回执委会之后,类似顾凯这样的高官也还是会质疑办案程序的合理性。何夕的推测要比颜楚杰的结论更为激进大胆,他认为不管幕后黑手是不是西班牙人,必然还有其他势力参与其中,对手才得以在如此之大的地域范围之内分发这些特殊武器。

如果只是一个西班牙,那海汉倒是不需要忌惮太多,毕竟从过去这数年间的多次交手纪录来看,一直都是稳稳地压着对方一头,根本不怵西班牙人在南海搞事。但如果西班牙人得到了某种帮助,让他们将影响力的范围从南海扩展到东北亚地区,那对海汉而言就不是可以忽视的小问题了。

“其他势力?老何你能不能说得再具体一点?”宁崎好奇地追问道。

何夕道“目前我们还没有取得实际的证据,但这些武器的持有者显然就是嫌疑最大的人。清军、盐商,还有计划袭击朝鲜世子的幕后黑手,毫无疑问这些势力跟武器者都有直接联系,甚至还有人在为他们战术培训。各位可以想一想,是什么样的利害关系,才会让他们走到一起。”

“是立场。”陶东来应声道“跟我们敌对的立场!能从海外得到这些武器的势力,要嘛是战场上的敌人,要嘛跟我们有直接的利益冲突,有了这些武器之后,原本不敢跟我们叫板的人,如今也有更多的底气来表明他们的立场了。”

陶东来的话道明了当下的这几件事情的另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持有特殊武器这几方的立场,虽然这些势力参与其中的原因肯定各有不同,但他们的共同敌人就是海汉,甚至可能还包括了海汉的重要盟友。朝鲜世子成为袭击目标,或许便是这种立场的具体表现之一了。

“你说的很有道理,但还是缺乏证据。”

顾凯听了半晌之后,对这番讨论表达了自己的看法“我不是说老何小题大做,但之前安全部在儋州调查案件,听说就动用了整个儋州的资源,伪装出朝鲜世子到访的气氛来引蛇出洞。当然最后的结果还算圆满,坏人被一网打尽,朝鲜世子在更改行程之后平安无事。但费了这么大的劲,听说到目前也还是没有能查出真正的幕后黑手。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先把儋州的案件调查清楚,再来推论与其他地方发生的状况之间有什么潜在联系。”

对于安全部在儋州的操作,其实执委会也是有不同的意见,破案抓人固然重要,但安全部为了破案要求儋州所有公私机构都配合行动的做法,会让人觉得有逾矩之嫌。换句话说,安全部到底能指挥哪一级的地方官府,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,遇到类似这次抓捕薛正一伙的特殊情况,就不免会引发一些争议了。

虽然儋州市长张新对此并无异议,并且在权限范围内给予了安全部调查工作最大程度的支持,但这件事报回执委会之后,类似顾凯这样的高官也还是会质疑办案程序的合理性。何夕的推测要比颜楚杰的结论更为激进大胆,他认为不管幕后黑手是不是西班牙人,必然还有其他势力参与其中,对手才得以在如此之大的地域范围之内分发这些特殊武器。

如果只是一个西班牙,那海汉倒是不需要忌惮太多,毕竟从过去这数年间的多次交手纪录来看,一直都是稳稳地压着对方一头,根本不怵西班牙人在南海搞事。但如果西班牙人得到了某种帮助,让他们将影响力的范围从南海扩展到东北亚地区,那对海汉而言就不是可以忽视的小问题了。

“其他势力?老何你能不能说得再具体一点?”宁崎好奇地追问道。

何夕道“目前我们还没有取得实际的证据,但这些武器的持有者显然就是嫌疑最大的人。清军、盐商,还有计划袭击朝鲜世子的幕后黑手,毫无疑问这些势力跟武器者都有直接联系,甚至还有人在为他们战术培训。各位可以想一想,是什么样的利害关系,才会让他们走到一起。”

“是立场。”陶东来应声道“跟我们敌对的立场!能从海外得到这些武器的势力,要嘛是战场上的敌人,要嘛跟我们有直接的利益冲突,有了这些武器之后,原本不敢跟我们叫板的人,如今也有更多的底气来表明他们的立场了。”

陶东来的话道明了当下的这几件事情的另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持有特殊武器这几方的立场,虽然这些势力参与其中的原因肯定各有不同,但他们的共同敌人就是海汉,甚至可能还包括了海汉的重要盟友。朝鲜世子成为袭击目标,或许便是这种立场的具体表现之一了。

“你说的很有道理,但还是缺乏证据。”h小说网〓〓WwW.hxiAoshuOWANg.com

顾凯听了半晌之后,对这番讨论表达了自己的看法“我不是说老何小题大做,但之前安全部在儋州调查案件,听说就动用了整个儋州的资源,伪装出朝鲜世子到访的气氛来引蛇出洞。当然最后的结果还算圆满,坏人被一网打尽,朝鲜世子在更改行程之后平安无事。但费了这么大的劲,听说到目前也还是没有能查出真正的幕后黑手。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先把儋州的案件调查清楚,再来推论与其他地方发生的状况之间有什么潜在联系。”

对于安全部在儋州的操作,其实执委会也是有不同的意见,破案抓人固然重要,但安全部为了破案要求儋州所有公私机构都配合行动的做法,会让人觉得有逾矩之嫌。换句话说,安全部到底能指挥哪一级的地方官府,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,遇到类似这次抓捕薛正一伙的特殊情况,就不免会引发一些争议了。

虽然儋州市长张新对此并无异议,并且在权限范围内给予了安全部调查工作最大程度的支持,但这件事报回执委会之后,类似顾凯这样的高官也还是会质疑办案程序的合理性。

1627崛起南海